平等?公平?正义?公正?公平正义?迷之混乱!!
查看原文
平等、公平、正义、公正和公平正义这五个词语在汉语中之混乱可谓一绝。它们不像权利之于权力,或是法制之于法治那样泾渭分明;相反,它们的关系盘根错节,意义也多有重叠乃至重合。在日常语用中,人们又爱将数个词语连用,例如司法应“公平、公正、公开”。于是,我们即使意识到了这些词语之间存在着差别,也很难用清晰简练的语言将此差别完整、准确地表述出来。

目前,网上其实已能找到不少相关的比较文章,知乎上亦有一个这样的问题:公平、平等、公正之间有什么区别与联系?。但现有的说法都难以令人满意,有的在谈及区别时用语玄而又玄,有的只谈及了其中的两三个概念,还有的甚至将明显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如此种种。

相信不少读者都已预料到了,我正在挖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因而在开始正文前,有必要说明一下本文的用意:首先,本文不是纯粹的描述性研究,本文更多的是想要规范性地论述这些词语究竟应该如何使用,而非这些词语是如何使用的。其次,本文不是也不想成为这些词语用法的唯一标准,我只是在探讨其中的一种可能性。最后,虽然在现代的语境下,五个词语或多或少都有些舶来的成分,但本文还是希望着眼于现代汉语中的用法。不过,我会尽可能调解由此带来的冲突。

在本文的第一节中,我会从一种角度解释为什么平等、公平、正义、公正和公平正义这五个词语在汉语语境下会如此混乱;在第二节中,我会以此为基础分别定义五个词语并在实例中解释其用法。

一、罗尔斯至少是要负一点责任的吧

在五个词语中,“公平”和“正义”这两兄弟尤其使人困惑。在汉语世界里,很多地方把“正义”解释为“公正的、正当的道理”。可什么又是“公正的”呢?答曰,“公正”就是“公平、正义、正直”——这这这这不就回到原点了吗?

我认为这是有因可循的。上世纪最重要的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提出过一种颇具影响力的正义理论,他称为“公平式的正义”,或者说“公平即正义”。尽管罗尔斯的理念在名义上从来都不是我国正统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亦有许多许多人从未听说过罗尔斯和他的正义理论,但我们的思维实质上受其影响极深极广——凡提到“正义”,人们是多么容易将其理解为“公平”呀!

罗尔斯“公平即正义”的理念不仅使“公平”和“正义”成为了同义词,还将它们与“平等”的界限模糊了起来。于罗尔斯而言,“平等”是“正义”或“公平”中极为重要的要素。换言之,正义总要求有一定的平等。我想,中文大学周保松教授的一段话很好地表达了这层意思:

我们是以平等的自由人的身份,参与公平的社会合作。平等和自由绝非彼此对立,而是一起构成自由主义的奠基性价值。自由人的理念界定了人的道德身份,平等的理念界定了人的道德关系。如何在平等的基础上,确保个体全面发展成为自由人,是自由主义的目标。 ……我认为,“自由人的平等政治”这一理念是理解罗尔斯的关键。(样式为本文作者所加)

总而言之,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正义即是公平,而这两者又与平等息息相关。这也难怪人们会为三者的关系所困惑了。(在这里我没有任何批评罗尔斯的意思,也没有任何否定罗尔斯理论的意思,这个我想宣传上应该是不会出差错的吧。)

申言之,如果我们接受“公平”是“正义”的一种诠释,我们自然还可以想出其他一些不同的诠释(我们不妨称之为不同的“正义观”)。我认为至少有几种这样的可能性:首先,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一种极为常见的政治和法律实践。考虑到人权已经写入了我国宪法,这里便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例: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为了与罗尔斯的正义观形成对比,我将这种实践称为“权利即正义”。除我国宪法外,《独立宣言》《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等也都是蛮好的例子。

其次,不难想到,既然公平可能是正义观,则平等、公正亦可能是正义观。不妨分别称为“平等即正义”和“公正即正义”。

最后,我们至少还能想出这些正义观:“自由即正义”,“枪杆子即正义”,“上帝即正义”,“自然即正义”,“效用即正义”,甚至“老子即正义”。

质言之,该思路的核心是:将“正义”视作最为抽象的那个概念,并允许使用其他概念来填充“正义”的内涵。

二、平等、公平、正义、公正和公平正义?

在上一节的基础上,我这样为这些词语下了定义:

正义:道德上或政治上正确的事

公平:正当的、合理的、可接受的(制度或情形等)

平等:享有同等的权利、机会、地位等

公正:不偏颇,也形容人正直;间或用作“公平正义”的缩略

公平正义:公平式的正义(如罗尔斯)

如此一来,罗尔斯式的正义就可以这样理解:正当的、合理的、可接受的制度或情形就是道德上或政治上正确的事情(公平即正义);而在这其中,享有同等的权利、机会、地位是该正当的、合理的、可接受的制度或情形中十分重要的要素。

本文开头提到的“公平、公正、公开”也就可以这样理解:公平说的是要正当,公正是不要偏颇,公开那自然就是公开了。

我们也可以想出一些有趣的例子,如“公平但不正义”:在司法审判中,公平的审判程序不一定带来实质性的正义。又如“公平但不平等”:古雅典的民主制。再如“平等但不公正”:行政干预司法。

我认为该定义基本可以解释这五个词语的实际语用(除第9条外,其余语料均选自国家语委现代汉语语料库,样式均为本文作者所加):


1. 恶与正义、压迫与反抗所撞击出的火花(正义:与恶相对,指道德上正确的事情)

2. 他热爱正义、自由和光明,向往幸福的生活,但在现实生活里却又往往暗淡无光,没有希望(正义:一种道德上或政治上正确的、值得追求的事物)

3. 因此我呼吁,应该给我公平合理的待遇(公平:与“合理”意思相近,这里指正当的、可接受[的待遇])

4. 对年轻者和年高者,对学历低者和学历高者,都是公平的,只要在本职工作上作出优异成绩,就可以晋升(公平的:正当的、合理的、可接受[的晋升条件])

5.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人们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受法律的保护和惩罚也是同等的)

6. 人人在发表意见上都应有平等的权利(平等的:同等的)

7. 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李普曼追求真理,勇于探索,力求作出公正、客观的报道(公正:不偏颇的)

8. 通过改革和限制大资本的权力来实现“更多的社会公正”(公正:公平正义的缩略)

9. 公正裁判的基本要求是裁判者必须立场中立、精神独立,确保不偏不倚(公正:不偏不倚、中立;选自《法制日报》)

这样定义还有一个好处:便于将这五个概念与英文中相应的概念对应起来,对哲学、政治学等的学术研究可能会很有帮助。

正义 (Justice):道德上或政治上正确的事

公平 (Fairness):正当的、合理的、可接受的(制度或情形等)

平等 (Equality):享有同等的权利、机会、地位等

公正 (Impartiality):不偏颇,也形容人正直

公平正义 (Justice as Fairness):公平式的正义(间或缩略为“公正”)

但是,读者应该留意到,在实际语用中,上述词语有一些需要注意的用法。

首先,“正义”经常被视同一种客观存在。例如《守望先锋》中法鹰的大招是“天降正义”,又如人们也常说某某终将受到“历史和正义的审判”,再如“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等等。

其次,如前所述,现代人的正义观受罗尔斯影响很大。罗尔斯认为公平即正义,而平等又是这两者中十分重要的要素。因此,言及“正义”时,人们常也想表达“公平”的意思;言及“公平”时,常常也有“平等”这层意思在里面。例如,我们说教师应该“公平地对待每一位学生”,这之中可能不仅有教师应该“合理、正当地”对待学生的意思,还有教师应“平等”对待学生的意思。

最后,有两个词语的词性有些复杂。“正义”常用做名词,其形容词形式应是“正义的”;但“正义”间或也用做形容词,例如“甘地正义又勇敢,一言不合就扔核弹(误)”。

“公平”则常用做形容词,如“这个世界对氪金玩家不公平!”;但也用做名词,如“社会公平”。



在文章的结尾,为大家出一道思考题:

“这句话乱死我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感谢 zz、梦见自然醒、C 老师和 F.T.W. 慷慨地在七夕或七夕前夜同我就这五个词语撕了若干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