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高学术方面的英语水平,尤其是论文写作?
查看原文

[一个月前计划对大半年前写的这篇回答进行大修,虽然零零碎碎做了不少,可是离完成可能还………但我自认为修订非常必要,所以把修改中的草稿放到了github上,shannon403/philosophical-writing-in-english,请妥善使用]


既然题主没有具体说自己念的是哪个「文科」,我就自作主张地借用这块地方聊一聊哲学论文写作了。

经历了12年扎实的基础教育,我们早就学会一套写论文的范式了。在这套范式的指导下,我们会先介绍作者生平:

普罗塔戈拉不仅是古希腊雅典时期最为著名的教育家(不是之一),史称收费办私学的第一人,也是西方文史上的要人,智术师派的代表。(刘小枫,2016,普罗塔戈拉论公民教育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我这篇论文要讲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喔(最著名的教育家,不是之一的喔),所以我这篇论文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喔,你们最好读仔细了喔,尤其是编辑你们不准拒稿喔,拒稿就是你们没水平了哇!

接下来,自然就是讲明这篇论文的主旨了:

认识两千多年前的普罗塔戈拉对教育的看法在今天还有什么意义吗?通过细读普罗塔戈拉的这段论说,我们将会看到,普罗塔戈拉的教育观具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现实意义。(刘小枫,2016,普罗塔戈拉论公民教育

在介绍主旨时,作者巧妙地使用了设问的修辞手法,诱发了读者的深思:所以你这篇论文到底是想说什么呢?普罗塔戈拉的教育观到底是什么呢?它又有怎样深刻的现实意义呢?真的不读到最后都看不到全貌吗?

略过主体部分,最后就是为论文作结了:

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刘小枫,2016,普罗塔戈拉论公民教育

读到这里,读者才恍然大悟:原来普罗塔戈拉老师的教诲具有这样「让人意想不到的现实意义」啊!这样的情节安排可谓是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了,甚至颇有欧·亨利之风而回味无穷了。



稍加思考便能明白,这套范式的最大意义便是——千万,千万不要像这样写论文。



假如我们想另写一篇论文,以论证普罗塔戈拉的教育观能说明民主政制原则的荒谬。那么,一开始作者就可以开门见山地写:

在本文中,我将证明,普罗塔戈拉的教育观说明了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

可是,这样写未免让人有些困惑:读者并不知道作者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哲学论文最引人入胜的一点便是,它提供的不仅仅是观点,而是有理由支撑、经过证成(Justified)的观点。哲学论文的读者往往最想知道的亦不是作者说了什么,而是作者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此,也许作者可以说:

普罗塔戈拉认为,民主城邦的政治德性来自惩戒性。在本文中,我将证明,他的观点说明了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

但是,这样写还是十分令人困惑:作者虽然解释了其所言的「民主政制原则」是什么,却未解释「政治德性」或「惩戒性」是什么,读者很难想象它们如何能说明民主政治原则的荒谬。

当以学生的身份在为某门课写作论文时,我们很容易陷入「学生自下而上讲给教授听」的写作模式中:教授懂得比我多太多了,我写的内容教授也很可能比我熟悉太多了,所以我说什么教授都应该能理解,而我要是把所有细碎的点都说得很详尽教授甚至可能会不耐烦,嫌我废话太多。

不少不良写作习惯都产生于这种写作模式。在它的影响下,作者常在大量使用术语的同时疏忽了对其的解释(因为这些术语在课堂上都用过,教授很熟悉),作者亦常在没有清楚解说某位哲学家的观点前就对其观点加以复杂评述(因为该观点在课堂上都讨论过了,教授很熟悉),等等。

在这种写作模式下写成的论文,只要拿给那间教室门外的读者,读起来就异常吃力了:读者会无尽地想要作者解释说明某个观点。诚然,有不少哲学家的写作十分晦涩难懂,甚至很多时候写作风格越晦涩的哲学家越受追捧,但是他们的写作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声望就变得优秀而值得模仿了。当我们能非常易于理解地把某个观点说清的时候,为什么要故作晦涩、让读者承担无谓的认知负担呢?——哲学本来就已经足够烧脑了。

因此,我们可能想要采取不同的写作模式:「平等地向别人讲述」的模式。我们不妨想象自己论文的读者不是教授,而是一位没有上过任何哲学课的大一学生。这位学生虽然对哲学一无所知,但是很聪明——只要我们跟他清楚解释,他就能明白。只是,这位学生也很懒,他不愿意自己主动去解释我们的话——只要我们有一点点含糊或是逻辑跳跃的地方,他就立刻卡壳。所以,我们需要把我们想表达的每个观点都细细掰碎,为难以理解的观点都佐以形象生动的例子,一口一口喂给这位学生吃。

从写作的角度上看,优秀的论文应该能让这位大一学生不太费力气就能理解。很多时候,请不妨真的做这样的测试:找自己不学哲学的大学好友通读自己的论文,请她们指出自己论文里不易理解的地方。如果她们能不太费力地读懂,甚至能饶有兴趣和作者讨论其中的观点,这样的论文在写作上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了。

回到普罗塔戈拉,作者也许可以像这样解释得更为仔细一些:

普罗塔戈拉认为,公民的美德是可以教育出来的,而惩戒就是这样的一种教育。在民主城邦,其实行方式是订立惩戒性法律。但是,普罗塔戈拉担心,要制定出能培养美德的惩戒性法律,就需要立法者自身也具有美德,而这样的立法者在民主城邦里是极少数。于是,普罗塔戈拉怀疑,民主城邦的公民是不会为自己制定惩戒性法律的。所以,我认为,普罗塔戈拉的这番论证说明了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

当然,更优秀的论文可能还会使用某些写作技巧,以使开头读起来没有那么突兀、更引人入胜。但考虑到这篇回答的结构,就不谈了。

接下来,在文章主体部分,作者将详细地论证其观点:

因为 [论点一],
而且 [论点二],
考虑到 [论点三],
所以,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

优秀的哲学论文应该是经得起推敲的,作者应该在论述自己的观点后考察可能的驳论:

然而,出于 [苏格拉底的驳论],苏格拉底认为,美德不是可以教育出来的东西——这与 [论点一] 相悖。

作者可能认为苏格拉底的驳论站不住脚:

但是,出于如下的理由,[苏格拉底的驳论] 是错误的:[反苏格拉底的驳论]。因此,普罗塔戈拉的结论依然成立。

当然,作者也可能认为苏格拉底是正确的,但是苏格拉底的驳论并不影响普罗塔戈拉的结论:

虽然 [苏格拉底的驳论] 强有力地反驳了 [论点一],但是即使没有 [论点一],普罗塔戈拉的结论也依然成立。这是因为:[论点四]。

最后,作者得出她的结论:

所以,即使有苏格拉底的反驳/在为回应苏格拉底的反驳而作出修改后,普罗塔戈拉的教育观可以证明:公民自己给自己立法的民主政制原则堪称荒谬。

不过,仅仅这样往往还不够,读者还想知道这个结论的引申意义:

虽然我们通常认为民主政制原则是一座灯塔,但是普罗塔戈拉对其的批评让我们看到民主政制原则也有缺陷。要是没有普罗塔戈拉的批评,这种缺陷很难被我们察觉。从这种意义上说,我们也许应该感谢普罗塔戈拉的批评,这让我们有了改进民主政制原则的可能性。

上述改写采用的是哲学论文中常见的「驳论—回应 (Objection-Reply)」结构,它为哲学家不同观点间的互动产生了可能性(有时,这样的互动甚至是超时空的,如下例)。但是,「驳论—回应」不是将两位哲学家的观点简单并列起来:

康德认为,人们是为了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才组成社会的;霍布斯认为,人们是出于个人利益才组成社会的。

而是要将他们深入联系起来:

霍布斯反对康德「人们为了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而组成社会」的观点,因为个人利益才是人们组成社会最强有力的理由。

通过这样的互动,在理想情况下,作者能够将论文组织为「渐进式 (Progressive)」的结构:文章的每一段话都建立在前一段的基础之上(当然,首段除外),每一段都对文章的主旨(论题)有不同的贡献。而检验自己的论文是否足够渐进的方式也很简单:将自己的论文段落打乱,请别人重新组合,看看是否有衔接不上或多余的段落。当段落级别足够渐进后,甚至还可以在句子级别重复同样的操作。



以上是从论文的结构上说的。从12年的基础英语教育中,我们还学会了不少具体的英文写作原则:

同之前所说的,这些原则的意义在于——告诉了作者不要做什么。

而应该遵守的原则是:

假如我们在写有关世界本质的论文,我们可能需要不断地提到「世界」这个词:

I think the world is a computer stimulation. Some mad scientists wrote the code of the world and used a super-powerful computer to stimulate the world. Because of this, they could alter the world by simply editing the code.

如果我们用不同的词来表达「世界」,事情就变得棘手了起来:

I think the world is a computer stimulation. Some mad scientists wrote the code of the universe and used a super-powerful computer to stimulate everything that's real. Because of this, they could alter the cosmos by simply editing the code.

当作者使用不同的词时,读者常常会担心作者是不是在非常谨慎地做什么区分,「the universe」 和「everything that's real」在作者看来应该是有什么细微差别的吧!(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很多时候哲学家的工作不就是作出这样细微的区分嘛!)

申言之,这么一大段话其实完全可以这样说:

I think we are living in a computer stimulation controlled by some mad scientists. Here's my argument: . . . .

也就是说,

当然,像这样写是不行的:

As told in Zhuang Zhou's story that "he didn't know if he was Zhuang Zhou who had dreamt he was a butterfly, or a butterfly dreaming that he was Zhuang Zhou," we are living in a computer stimulation controlled by some mad scientists.

因为,

最后,当能说

I think we are living in a computer stimulation controlled by some mad scientists.

为什么要说

An idea occurred to me that we are living in a computer stimulation controlled by some mad scientists.

呢?



此外,还有一些「舶来」的原则,例如:

例如,当能说

A equals B.

的时候,就不要说

A is B.

因为「is」表意不如「equals」清楚。(类似地,「后者表意不如前者清楚」表意不如『「is」表意不如「equals」清楚』清楚。)

但在哲学论文的写作中,be 动词的大量使用经常难以避免,所以不用担心放心写就好了。以下是 Edmund Gettier 在他著名的三页论文「Is Justified True Belief Knowledge?」中的一段话,我把所有的 be 动词都标出了:

I shall begin by noting two points. First, in that sense of 'justified' in which S's being justified in believing P is a necessary condition of S's knowing that P, it is possible for a person to be justified in believing a proposition that is in fact false. Secondly, for any proposition P, if S is justified in believing P, and P entails Q, and S deduces Q from P and accepts Q as a result of this deduction, then S is justified in believing Q. Keeping these two points in mind, I shall now present two cases in which the conditions stated in (a) are true for some proposition, though it is at the same time false that the person in question knows that proposition. (Gettier, 1963)

当然,另一条规则也就不攻自破了:

这条规则在别的学科里可能是规范,但不适用于哲学。



最后,说说论题 (thesis)。

论题是论文的主旨,大概像是灵魂一样的存在了。优秀的论题首先要能操作:

In this essay, I'll argue that utilitarianism is wrong.

这样的论题,即使能够被证明,也不应该是一篇短短的论文(即使是毕业论文,也不过百来页)的主旨。而如下这样的论题就能操作得多:

In this essay, I'll discuss a challenge to utilitarianism.

但是,这样的论题并不十分具体,读者并不知道这个「challenge」是什么,亦不知道作者的态度。那么,

In this essay, I'll argue that utilitarianism is inapplicable because utility is not quantifiable.

就会好得多。

此外,优秀的论题应该要有论证的必要。而像这样的论题就没有论证的必要(这个例子取自 Purdue OWL):

Pollution is bad for the environment.

更好的论题可能是:

At least 25 percent of the federal budget should be spent on limiting pollution.

但还可以更具体一些:

At least 25 percent of the federal budget should be spent on helping upgrade business to clean technologies, researching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nd planting more trees in order to control or eliminate pollution.

值得注意的是,论题不一定总是反对。即使有人双手双脚同意某位哲学家的观点,她还是可以找到很多值得证明的观点:

I will argue that Karl Popper's criticism of Marx fails to undermine Marx's idea that . . . because . . . .



以下是三篇优秀的哲学写作参考资料:

- Jim Pryor 极为著名的 Guidelines on Writing a Philosophy Paper

- Douglas W. Portmore 的 public.asu.edu/~dportmo

- Peter Horban 的 Writing A Philosophy Paper



※ 感谢所有细心指导过我写作的教授和我所读过的所有哲学写作资料——可以说是非常感谢了。

利益相关:大二时获得全系年度最佳本科论文奖。



版权说明

我将这篇回答设置为了禁止转载,但这并不是对转载的反对,而是由于这篇回答受众应该比较小众,所以会很好奇它可能会被用于何处,因而想要被单独告知。如果有相关使用意向,请直接戳我就好,不过请向我说明您或您的相关组织希望通过何种方式、在何处使用这篇回答,使用这篇回答的目的或意图,以及是否属于商业使用(需注意的是,间接盈利(如通过商业组织的微信公号推送)也属于商业使用);对于非商业使用,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一般都会同意的。

知乎为用户提供「保留所有权利,禁止转载」的选项。除非获得原作者的单独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标注了「禁止转载」的内容,否则均视为侵权。
——《知乎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