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ng 和 Existence 意思上有什么差别?在什么语境下使用?
查看原文

有这样一位老人,身着红色长袍的他蓄着雪白雪白的大胡子;有九只驯鹿伙伴为他拉雪橇,其中长着红鼻子的那只叫鲁道夫;他会顺着烟囱爬进小朋友的家里,把礼物塞进挂起来的袜子里。

有这样一位圣诞老人,可是——很抱歉说出了冰冷的事实——圣诞老人不存在。

我们重复一遍——真的很抱歉不得不得这样做—— (there is) 圣诞老人,但是圣诞老人不存在 (does not exist):

(1) There is Santa Claus.
(2) Santa Claus does not exist.

易言之,有不存在的东西

(3)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does not exist.

稍加反思便不难发现,不存在的东西在我们的世界里相当常见,我们也会经常谈论它们:

(4) 独角兽是白色的。
(5) 温斯顿·史密斯最终向老大哥屈服了。
(6)「我」误以为薫有十七岁了。
(7) 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位侦探。
(8) 霍格沃兹是一所魔法学校。

我们甚至还会想要说,上述含有不存在的东西的命题都是真命题 [1]。这如何说得通呢?非常符合直觉的解决方法便是区分 being(是/有)和 existence(存在)。为什么呢?我们以 (8) 为例,

(8) Hogwarts is a school of magic (霍格沃兹是一所魔法学校).

可以推出

(9) There is a school of magic (有魔法学校).

但是,

(10) A school of magic does not exist (魔法学校不存在).

如果我们区分 being 和 existence,那么 (9) 和 (10) 便不构成矛盾;于是,我们可以同时说 (9) 和 (10) 而不需要担心违反无矛盾律。

但区分 being 和 existence 总是相当令人迷惑的——怎么可能会有不存在的东西呢?要是真的不存在了,怎么还会有它呢?要是真的有它了,又怎么还会不存在呢?不过传统上,这些迷惑是用稍稍不同的方式表达的。我们再以 (4) 为例:

(4) Unicorns are white (独角兽是白色的).

直觉上,当我们在说「x 是 F」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F」这个谓词 (predicate) 适用于「x」所指 (denote) 的东西;并且,「x 是 F」是真的当且仅当「F」这个谓词适用于「x」所指的东西。例如,当我们说「可乐是甜的」时,我们的意思是「甜的」这个谓词适用于可乐;并且,「可乐是甜的」是真的当且仅当「甜的」这个谓词适用于可乐那么。

类似地,当我们说「独角兽是白色的」时,我们的意思也就是「白色的」这个谓词适用于独角兽——可是独角兽并不存在呀,那么「白色的」这个谓词怎么可能适用于独角兽呢,所以我们怎么能说「独角兽是白色的」呢?或者说,要是独角兽并不存在,「独角兽是白色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甚至说,要是独角兽并不存在,「独角兽是白色的」究竟能是什么意思呢?

以上都是区分 being 和 existence 所带来的不妙后果。(当然,还有其它不妙后果,但我们不在此介绍了。)至少在相当程度上基于上述原因,当代做形而上学的学者,尤其是分析哲学传统下的形而上学,便会非常一致地否认 being 和 existence 之间存在区别——存在的就是有的,有的就是存在的。(不过,由于我们所在说的是哲学家,自然也仍有人坚持 being 和 existence 之间存在区别,但我们就不在此介绍了。)

那么,要如何在否认 being 和 existence 之间存在区别的同时,能够使诸如「圣诞老人不存在」这样的句子为真呢(抱歉…)?最著名的是罗素提供的解决方法。我们沿用「圣诞老人不存在」一例:

(11) Santa Claus does not exist (圣诞老人不存在).

直觉上,我们也许会想要把「存在」处理为谓词,即:

(12) 不存在(圣诞老人).

但这就是意味着「不存在」这个谓词适用于圣诞老人,也就是意味着有 (there is) 圣诞老人;因为我们否认 being 和 existence 之间存在区别,所以圣诞老人存在 (exists)——可明明才说了「不存在」这个谓词适用于圣诞老人!

而在罗素提供的解决方案下,我们将

(11) Santa Claus does not exist (圣诞老人不存在).

分析为

(13) It is not the case that there is one and only one entity x who is an old man, and who has a white beard, and who wears a red robe, and who has a red-nosed reinder, and ... (并没有是一位老人并且有白胡子并且穿红色长袍并且有一只红鼻子驯鹿并且……的唯一的 x).

罗素方案的巧妙之处在于,「圣诞老人」这个词项 (term) 不再出现在我们的分析当中,(13) 是否是真的便完全不取决于圣诞老人存不存在了。

问题解决了吗?罗素方案让所有人满意了吗?那肯定是没有的啦!


扩展阅读:Braun, David. 1993. "Empty Names." Noûs 27 (4): 449–69. jstor.org/stable/221578

注释:[1] 至少在非自由逻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