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康德对笛卡尔的唯心主义的反驳?
查看原文

康德虽然自己就是个唯心论者,却竟然在《纯粹理性批判》第二版中专门补充了〈驳斥唯心论〉一节。他甚至在序言里声称,这一节是第二版唯一称得上增补的部分 (CPR, Bxxxix)。这是在干什么?康德自己是哪种唯心论者,驳斥的又是哪种唯心论?怎么驳斥的?本回答考察以上问题。


康德将传统的唯心论称作 material idealism (B274),以便与康德自己的唯心论(称为 transcendental idealism)加以区别。但这两个都是相当费解的术语。

Material idealism 直译过来是「物质唯心论」——可既然都物质了还唯哪门子心?邓晓芒教授的译本便只得将之处理为「质料的唯心论」,表达了它其实是「有关物质的唯心论」一类的意思,即「物质是唯心的」。

Transcendental idealism 则常译作「先验唯心论」,但这里的「先验」又不是「先于经验」的意思,很容易误解。有因此改译为「超验唯心论」的,但同样的「超验」又不是「超出经验」的意思;还有改译为「超越唯心论」的,但又与「超越的」(transcendent) 撞了车(是的,虽然长得像极了但不是一个意思!)。

考虑到以上困难,在本回答里我就不把脑筋花在翻译这两个术语(以及其它某些非常麻烦的术语)上而就直接使用英文了(我不会德文orz)。

不过,无论怎么说,material idealism 和 transcendental idealism 都是唯心论。所以它们至少都应该接受,事物的存在是在某种意义上取决于人的心灵或心智的(mind-dependent)。它们的分歧则在于,事物的存在究竟是在何种意义上取决于人的心灵的。

一种区分 material idealism 和 transcendental idealism 的方法是将它们看作两种层面上的唯心论。根据 material idealism(也可称作 emprical idealism ;参见 Gardner (1999), 180)的说法,仅就我的感官体验来说,事物的存在便是取决于人的心灵的。换言之,我现在能看见的屏幕、能触碰到的键盘、能听到的音乐,这些都不是真实的、其存在是取决于我的。而 transcendental idealism 则否认这一点,它认可客观事物的存在是真实的,屏幕、键盘、声音的存在都是真实的——只不过,一旦我开始思考我究竟是怎样看见屏幕、触到键盘、���见音乐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我之所以能够认识 (cognize) 一件事物,正是因为我赋予了它时间与空间的形式、使用因果等各种范畴来思考它。简言之,transcendental idealism 在 empirical 层面上支持 material/empirical realism 而反对 material/empirical idealism,是为二者的分歧。

但在〈驳斥唯心论〉中,康德却不是要驳斥所有 material idealism。康德认为 material idealism 有两种口味可供选择——笛卡尔的有毛病的唯心论 (problematic idealism of Descartes) 和贝克莱的自以为是的唯心论 (dogmatic idealism of Berkeley) (B274)。二者的区别似乎取决于各自所持的外部怀疑论程度。虽然 problematic idealism 只是怀疑外部事物的存在,但 dogmatic idealism 却坚决否定外部事物的存在 (ibid.)。(另一方面,transcendental idealism 则肯定外部事物的存在)。康德认为他已经在本书前一部分 Transncendeal Aesthetics 中成功驳斥了 dogmatic idealism,因此〈驳斥唯心论〉的靶子实际上是 problematic idealism (ibid.)。


康德对付 problematic idealism 的策略相当新颖。Problematic idealism 通常从某些内心状态出发(例如:「我是个在思考着的东西」),发觉这些内心状态的存在是不容怀疑的、是肯定的。但当 problematic idealism 想要将这种肯定性从内心状态延伸到外部事物(例如:「我有一只手」)上去时,它很快发现,除非有绝对不骗人的上帝,外部事物的肯定性是不可能证成的。这样一来,外部事物的存在便依赖于对绝对不骗人的上帝的信仰。康德似乎对此极为不满,他甚至称其为「哲学和普遍人类理性的丑闻」(Bxxxix)。

康德认为 problematic idealism 的毛病在于,它将我们对内心状态的体验/经验看作直接的,而将我们对外部事物的体验/经验看作间接的、受前者调节的 (B276--77)。相反,康德指出,我们对外部事物的体验/经验才是直接的,而 problematic idealism 所确信的内心状态的体验/经验更恰恰是由于前者才得以可能的。换言之,当 problematic idealism 一旦能确信自己是个思考着的东西的时候,他就已经自己证明了外部事物的存在了。

康德要论证的目标因此非常清楚:

定理:对我自己的存有的单纯的、但经验性地规定了的意识证明在我之外的空间中对象的存有。(B275; 邓晓芒)

Theorem: The mere, but emprically determined, consciousness of my own existence proves the existence of objects in space outside me. (B275; Guyer & Wood)

而康德的证明过程则极为简要,只有区区一段话外加三段话的注释。其中重要的步骤更是一共只有五句话,以下全为原文:

  1. 我认识我的存有是在时间中被规定了的。
  2. 一切时间规定都以知觉中某种持存的东西为前提。
  3. 但这种持存的东西不可能是某种在我里面的东西,因为恰好我在时间中的存有通过这种持存的东西才能被首次规定下来。
  4. 所以对这种持存之物的知觉只有通过外在于我的一个物,而不是通过外在于我的一个物的单纯表象,才是可能的。
  5. 因此,对我的存有在时间中的规定只有通过我在我之外的知觉到的现实物的实存才是可能的。(B275)

康德在第二版序言中对第三点作出了修正(他为什么不直接改原文?),在这里单独列出:

由于在这个证明的表述中,从第三行到第六行有些含混不清,我请大家将这一段改为:「但这一持存之物不可能是我心中的一个直观。因为我能在我心中遇到的有关我的存有的一切规定根据都是表象,并且作为表象,它们本身就需要一个与它们区别开来的持存之物,在与该物的关系中这些表象的变化、因而表象在其中变化的那个时间���的我的存有才能得到规定。」(Bxxxix)

Guyer & Wood 的英文译本:

  1. I am conscious of my existence as determined in time.
  2. All time-determination presupposes something persistent in perception.
  3. This persistent thing, however, cannot be something in me, since my own existence in time can first be determined only through this persistent thing.
  4. Thus the perception of this persistent thing is possible only through a thing outside me and not through the mere representation of a thing outside me.
  5. Consequently, the determination of my existence in time is possible only by means of the existence of actual things that I perceive outside myself. (B275)
Because there are some obscurities in the expressions of this proof between the third and sixth lines, I ask leave to alter this passage as follows: "But this persisting element cannot be an intuition in me. For all the determining grounds of my existence that can be encountered in me are representations, and as such they themselves need something persisting distinct from them, in relation to which their change, and thus my existence in the time in which they change, can be determined." (Bxxxix)

我在下一节中重构该证明。


如前所述,problematic idealism 有两大观点:

(1) 我不能确定是否在我之外存在真实的事物。
(2) 我能确定我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康德想让 problematic idealism 反思 (2)。康德指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就意味着「意识到自己在时间被确定的存在」(ibid.)。但是什么是「时间确定」?康德的意思似乎是,要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必须要能够确定自己内心状态所发生的时间顺序,即我要能确定自己的哪些内心状态是发生在哪些内心状态之前的。不过还是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子。一种解释是,康德就只是在下定义。易言之,对康德来说,「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就完全等同于「意识到自己在时间被确定的存在」。Georges Dicker (2008) 便直接把「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定义为「意识到我有表象或体验,并且它们发生在某特定时间序列中」("I am aware that I have representations or pexperiences that occur in a specific (i.e. particular) temporal order"; 81)。如果真的是定义,那么就确实没有更多解释的必要了;但是,这样定义也不是不存在风险——problematic idealism 就可能可以不接受该定义。

另一种解释是,康德是在重复他已在前文中证明过的观点。我想到的是 Transncendeal Deduction 一节的内容,即除非我的意识是统一的或存在一条连续的意识流,我是不可能有任何体验/经验的 (A103)。换言之,下一刻的我必须还要保持是这一刻正在思考的我,否则「我」就谈不上是「在思考」。用 Paul Guyer (2010) 的话来说就是,要意识到某某是自己的体验,就必须要意识到是自己在体验某某 (123)。

Daniel Robinson (2010) 则用 Second Analogy 来加以解释 (294)。在该节中,康德证明了一切变化都遵循因果律 (B232),而因果实际上是某事件必然在时间意义上发生于另一事件之前 (B234)。显然,我的内心状态是发生变化的。这种变化不能脱离因果发生,而因果实际上又是必然的时间先后,那么我的内心状态就一定发生在时间序列当中了。

所以,

(3) 如果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那么我意识到自己在时间被确定的存在。
(4) 因此,我意识到自己在时间被确定的存在。(肯定前件)

更进一步,康德认为要确定时间序列就必须得有「知觉中某种持存的东西」("something persistent in perception"; B275)。这里有两点需要解释:首先,什么叫知觉中某种持续存在的东西;其次,为什么必须要有它。

理论上来说,���少能从三种意义上来理解这个持续存在的某东西。它可以是某个持续存在的表象 (a persistent representation),或是某个持续存在的东西的表象 (representation of a persistent thing),亦或是某个持续存在的东西本身 (a persistent thing)。(不熟悉「表象」这一术语的读者:假设你看见了眼前的手机,这时你脑海里会出现这只手机的形象,而你脑海里手机的形象就称作表象。)

这个是题主最困惑的问题,但请原谅我仅用两三句话加以回答。要使整个证明成立,康德只能使用上述的第三意义,即这个持续存在的东西只能真的是个东西,而不是某个东西在我脑海中的表象。这是因为,康德最后要证明的是我以外的东西真的存在,而不仅仅是我脑海里表象的存在。(至于这个东西究竟是物自体 (thing in itself) 还是显相 (apperance),则是相当有争议的诠释性问题了,关系到康德究竟想要用〈驳斥唯心论〉证明物自体还是显相的存在。在本回答中我将这个持续存在的某东西理解为显相。)

另一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有某个持续存在的东西,才可以为我的内心状态确定在某个时间序列中?考虑一条正往下游划的船,假设我对它有三个表象(A-上游、B-中游和C-下游)。康德指出,要使得它们三个能是这条正往下游划的船的表象,它们必须要是同一条船的表象(否则,它们就将分别是一条上游的船的表现、中游的船的表现和下游的船的表现,而不是同一条船在上中下游时的表现);而这个同一条船正是康德所指的「某个持续存在的东西」的一个例子 (Emundts 2010, 172)。这一结果康德已在 First Analogy 中证明,为避免跑题不再复述。

现在,我们有:

(5) 如果我意识到自己在时间被确定的存在,那么知觉中存在某持续存在的东西。
(6) 因此,知觉中存在某持续存在的东西。(肯定前件)

此外,仅仅确定时间序列是不够的,该时间序列必须是客观的,而不以我的主观意志为任意转移的。易言之,如果我硬要说船在下游的表象发生在船在上游的表现之前,那么我一定是在胡说,因为不符合客观的时间顺序。时间序列的客观性要求直觉中这个持续存在的某东西也是客观的。用康德的话说,它要是「真实的/实存的」(actual; B275)。但是尚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前文所做的 transcendeal 和 empirical 的区别可能派上用场。某事物是真实的 (=empirically real) 当且仅当就我对它的体验/经验而言,它是独立于我的心灵/心智的。而某事物是真实的 (=transcendentally real) 当且仅当就我对它的体验/经验是如何可能的而言,它是独立于我的心灵/心智的。之前说过,transcendental idealism 和 material/empirical idelaism 的分歧是在于 empirical 层面上,因为 transcendental idealism 支持的是 material/empirical realism。因此,除非康德是在 empirically real 的意义上使用「真实的」一词,康德的驳斥唯心论就不可能驳斥到 material/empirical idelaism:

(7) 如果知觉中存在某持续存在的东西,那么它一定是真实的 (empirically real) 。
(8) 因此,知觉中存在某真实的 (empirically real) 东西。(肯定前件)

另一方面,如果知觉中存在某持续存在的东西,它就要么存在于我之内,要么存在于我之外 (ibid.)。康德认为它不可能存在于我之内,因为我之内只存在表象而不存在任何真实的 (empirically real) 东西;因此,该持续存在的东西只可能存在于我之外 (Bxxxix)。

这大概是该证明中最富争议的部分。很多人认为康德忽略了一种可能性:这个持续存在的某东西完全有可能是我自己,而我自己就不存在于我之外。有人因此认为康德的证明是失败的,但更多人倾向于认为康德的证明只是不完整,需要使用他后来发表著作中的材料来补齐漏洞。后者的代表是 Paul Guyer (1987),但仅十年来有越来越多学者认为康德在〈驳斥唯心论〉中的证明本身就是完整的,不需要后期著作补全,如 Emundts (2010) 和 Robinson (2010)。本回答遵循最后一种诠释,但考虑到篇幅限制,就不在这里进入为什么这个持续存在的某东西不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这套「外在于我」表达还有另一个麻烦点,即它本身就摸棱两可的。康德自己就发现对「外在于我」可能有两种理解:在 empirical 层面上,某事物是外在于我的当且仅当它作为显相是在我的空间之外的 (it is spatially external to me as an apperance);而在transcendental 层面上,某事物是外在于我的当且仅当它作为物自体是不同于我的 (it is distinct from me as a thing in itself) (A373)。

但更麻烦的是,empirical 层面上的「外在于我」又有第二重模棱两可,Dina Emundts (2010) 用「真实」(real) 和 「客观」(objective) 加以区分,而我觉得就不妨直接用「真实」(real) 和 「想象」(imaginary) 加以区分了。在真实意义上,某事物是外在于我的当且仅当它与我在本体论上是不同的 (it is ontologically distinct from me; 178);而在想象意义上,某事物是外在于我的当且仅当它仅仅是被想象为在我之外 (it is merely imagined to be something that appears external to me)。为后者举个例子:独角兽当然是外在于我的事物,但它仅仅是被想象为在我之外的(因为独角兽并不存在、只是我的幻想,如果破坏了小甜梦我深感抱歉)。

这第二重区分相当重要,因为除非康德能够抵制想象意义上的「外在于我」,problematic idelaism 就不会受到任何挑战 (B278)。Problematic idelaism 完全可以接受「知觉中存在某真实的 (empirically real) 东西」的说法,但把这件东西解释为我的想象;这样,在我之外是否还有真实的、不是我想象出来的东西就仍然是存疑的 (B278; Emundts 2010, 181)。

现在的情况是:

(9) 如果知觉中存在某持续存在的东西,那么它要么存在于我之外,要么存在于我之内。
(10) 知觉中某持续存在的东西不可能在我之内。
(11) 因此,知觉中某持续存在的东西在我之外。(选言三段论)

(可能需要说明的是,(7)--(8) 和 (9)--(11) 是 (6) 两个独立的后果,其先后次序并不重要。)

从 (8) 和 (11) 可知:

(12) 因此,存在某真实的 (emprically real) 且在我之外的东西。
(13) 因此,我能确定是否在我之外存在真实的事物。

但是,problematic idealism 却认为:

(1) 我不能确定是否在我之外存在真实的事物。

由于 (13) 由 (2) 推导出来,而 (1) 和 (2) 是 problematic idealism 的两大基本观点,所以 problematic idealism 实际上自相矛盾,证毕。

完整的证明在下方以自然推演的形式给出:

(但是,康德的原文并没有把证明写成归谬的形式。所以也许将证明理解为引导 problematic idealism 反思自己的观点更贴合原文。)


在本回答中,我重构了康德驳斥唯心论的证明。其中 (3), (5), (7), (9) 和 (10) 似乎是需要证成的前提。由于都把整个证明掰碎到了这种程度,我便把康德的证明是否真的成功的问题留给读者作为练习。如果读者在其中发现了相当有问题的点,请与专门做康德的大佬(我不是专门也不是大佬)联系。

我不做康德,也不会德语,还很不熟悉相关汉译,请大佬们不吝指正。


致谢

感谢初中的机油章鱼某年送了我一本《纯粹理性批判》邓晓芒译本当作生日礼物。虽然我几个月前才打开它,但要是没有她的慷概馈赠,本回答是绝无一丁点可能完成的。

本回答的部分内容基于 PHIL 5241: Kant 研讨课的一篇论文。


参考文献

Dicker, Georges. 2008. "Kant's Refutation of Idelaism." In Noûs 42 (1): 80--108.

Emundts, Dina. 2010. "The Refutation of Idealism and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Phenomena and Noumena."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nt's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edited by Paul Guyer, 168–89. New York/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Gardner, Sebastian. 1999. Routledge Philosophy Guidebook to Kant and th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Abingdon, Oxon: Routledge.

Guyer, Paul. 1987. Kant and the Claims of Knowledge. New York/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Guyer, Paul. 2010. "The Deduction of the Categories."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nt's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edited by Paul Guyer, 168–89. New York/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Robinson, Daniel N. 2010. "Kant's (Seamless) Refutation of Idealism." In The Review of Metaphysics 64 (2): 29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