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制度是否是落后的?如果是,其落后体现在哪些方面?
查看原文

澄清一些误解。

首先,提问的对象是「父权制度/男权制度」(Patriarchy),是在宏观尺度上的提问;切题的回答应该着眼于以群体成员身份为基础的系统性问题。 有的回答看似是在宏观尺度上作答,其实不得要领,最后还是退回了微观、个体层面上(当然,别的回答就是在胡诌了)。

其次,什么是父权制度或男权制度?我能想到最简单的回答是,「当下的一种社会制度,且这种社会制度以性别为基础」。注意,这个问题的题主想知道「父权制度是否是落后的」;如果像通常那样直接把父权制度定义为「男人占支配地位的制度」,则大有预设前提之嫌。

只有这样定义父权制度以后,我们才能继续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制度。该制度,如前所述,以性别为基础。更具体地说,在父权制度看来,男女之别是自然的,是无法否认的——男人坚强,女人温柔;男人擅长技术、女人擅长沟通;等等。并且由于存在这样的区别,男女有且应该有不同的分工——男人当飞机员、女人当空乘;男人当总书记,女人当总书记的夫人等等。

我希望我还没有说任何有争议的东西,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在描述问题。但是,父权制度错误地以为这种差别是无关平等、无关压迫的。不过,开始从一万米高空宏观评论父权制度之前,可能有必要在一米的地面做一些准备工作——下述提问仅为能激起完全不熟悉女性主义的读者一点点父权制有可能存在问题的想法:

男人当飞机员、女人当空乘——可是,飞行员挣的钱比空乘多?男人当总书记,女人当总书记的夫人——可是,总书记的政治权力比夫人的大太多?同样地,为什么在男人当大爷的时候女人更常需要负责家务(所谓女人在工作之外的「双重负担」(Double Burden))?为什么男女同工不同酬?为什么女性更容易遭受到暴力侵害?为什么女性更羞于谈性?

希望以上例子能让读者意识到,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实质上带来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和权力关系。易言之,性别中存在「等级制度」(Hierarchy)。有的性别处于上层、是上等的,而有的性别则处于下层的、是下等的。申言之,有的性别在这一等级制度中是「受压迫的」(Oppressed)。这种压迫并不是出于才能、品行等个人因素,而仅仅是出于身份归属——女人因为是女人而受压迫。而且,这种压迫是对一个群体的系统压迫,该群体的成员所受到的压迫也因此不是孤立的、偶发的,而是系统性、社会的。

更为关键的是,虽然女人因为是女人而受压迫,男人并不会因为是男人而受压迫。这当然不是说,男人不受压迫。首先,不是所有不平等乃至恶言暴力都是压迫。只要被认为属于某个群体才可能构成压迫。其次,即次男人不会因为是男人而受压迫,男人也可能因为被视为女人而受压迫——「婊子」「娘炮」「贱货」。当代杰出的女性主义学者 Iris Young 理论化了「压迫」,她认为压迫具有的五面 (Five Faces of Oppression):

部分以 Young 的工作为基础,当代另一位杰出的女性主义学者 Sally Haslanger 便这样为女人下了定义:S 在场合 C 中充当女人functions as a woman),由定义当且仅当

  1. S 经常或多数时候于 C 中被观察到(observed)或被想象(imagined)具有某些身体特征,而这些身体特征被认为是女性在生育中 [所扮演] 的生物角色的证据(evidence of a female's biological role in production);
  2. 因为 S 具有这些特征, S 于 C 的背景意识形态(background ideology)中被标记为应该占据某些类型的社会位置(social position)的人,而这些社会位置上在事实上是从属的(subordinate)(且[S 具有这些特征] 也因此驱使和证成 S 占据该社会位置); 并且
  3. S 满足 (1) 和 (2) 的事实在 S 于 C 中的系统性从属里起了作用,也就是说,在某项维度上along some dimension),S 于 C 中的社会位置是压迫性的,且 S 满足 (1) 和 (2) 在该方面的从属里起了作用。(2012, 235; original 2000)

当然,这并不否认可能存在不处于从属地位的女人(她们在给定场合中没有充当女人),也不否认可能存在处于从属地位的男人(他们在给定场合中充当了女人)。


现在,我们终于能够追问「父权制度是否是落后的」了。「落后」是个表意不清的词。如果它是指「落(在发展程度更高的社会制度)后」,那么答案是显然的——我们可以想见发展程度更高的社会制度。但我想这不是该提问的原意。题主希望回答「从功利(绩效)的角度」和「从对人的尊重的角度」等出发,出于学科习惯我先入为主地认为题主想说「从结果论(特别是效益主义)的角度」和「从道义论的角度」(不过这之中可能有点对这两者的误解)。结果论和道义论是伦理学(道德哲学)的理论,我们可能需要加以重新措辞以适合社会与政治哲学的讨论。为简化问题,我将分别讨论结果论和道义论能否为父权制度提供道德证成 (Moral Justification)。最后,我考察罗尔斯和纳斯鲍姆的观点。

结果论主张,某行为或某件事的对错取决于其结果的好坏。那么,要在道德上证成父权制度,就必须要证明父权制度带来了好的结果。为简化问题,我们假设我们讨论的结果论要求「最好的结果」(不是所有结果论都要求最好的结果),但如果能说明父权制度带来最好的结果,其能量显然是最强的。显然且关键的问题在于什么是「最好的结果」。我不知道,哲学家们也长期无法互相说服。快乐主义 (Hedonism) 主张,最好的结果就是带来最多快乐的结果;幸福主义 (Eudaimonism) 主张,最好的结果就是带来最大幸福的结果;效益主义 (Utilitarianism) 主张,最好的结果就是带来最大效益的结果;等等。对于大多数女性主义者来说,看一看上文引述 Young 的五面压迫,这是不是最好的结果不言而喻。但我相信很多人会不信服,我能想象很多人会坚持好的结果是经济意义上的结果,即父权制度可能是经济上最高效的(我其实不太清楚这个要怎么论证,可能坚持说男人更擅长工作?那累死你好了,别拖我下水)。这不是我熟悉的领域,不过有很多人试图从经验证据上说明性别平等有利于经济增长。虽然这些是相关性研究(我们应该担心经济增长是否才是促进了性别平等),但有文献综述(如 Kabeer and Natali (2013))认为支持性别平等有利于经济增长的证据远强于相反。再次指出,这不是我熟悉的领域,知乎卧虎藏龙,应该有很多人在相关方面上比我懂得多更多。

考虑到题主特意说到了功利或效益,那么很值得提出的是,效益主义要求某种平等原则:某个人的效益都是平等的,且权重相同。这是因为效益主义假设每个人都是自主的理性人。不难看出,父权制度违背了这一原则——只有男人的效益才算数,女人应该为了最大化男人的效益而牺牲自己的效益;只有男人才是自主的人,女人只是男人的从属。

另一方面,道义论主张,某行为或某件事的对错不只取决于其结果的好坏(还取决于可能如「对人的尊重」「是否作恶」等)。在这里,我们具体考察约翰·穆勒的「伤害原则」(Harm Principle) 和康德的定言令式第二形态(常称作「人性本身作为目的之公式 」(Formula of Humanity as an End in Itself),简称「人性公式」):

就我看来,父权制度于道义论者而言会存在显然的问题。从最肤浅的角度谈,性别暴力直接违背了伤害原则。更深入地说,女人在当今社会中缺乏自我实现的自由——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的自由。这些自由并不是出于伤害原则,而是出于增进男人的自由而被剥夺的。另一方面,把自己的自由、地位、权力、权利、自我实现建立在剥夺她人相同的自由、地位、权力、权利、自我实现的基础上,我认为很难说是与人性公式相符的。

如几个自然段前打的广告所言,我在次之外再考察罗尔斯。罗尔斯有两条著名的正义原则(我直接采用周保松 (2003) 的翻译):

1. 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在与所有人同样的自由体系相容的情况下,拥有最广泛的平等的基本自由 (basic liberties) 体系。(最大的均等自由原则)

2. 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这样安排

(i) 在和公正的储蓄原则一致的前提下,对社会中最弱势的人 (the least advantaged) 最为有利;(差异原则)

(ii) 在公平的平等机会的条件下,职位与工作向所有人开放。(平等机会原则)(Rawls 1999, 266)

罗尔斯说,这两条原则具有「词典式的优先级」(Lexical Priority)。就像以 a- 开头的单词在词典中严格排在以 b- 开头的单词前一样,第一条正义原则(最大的均等自由原则)必须严格优先于第二条正义原则(差异原则与平等机会原则)。对罗尔斯而言,为了第二条原则而损害第一条原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易言之,最大的均等自由没有任何妥协空间,为了社会或经济的更大利益而限制或剥夺别人的基本自由,(重申)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这些基本自由包括:

Young 提到的「暴力」似乎直接与「个人的自由」相对;婚姻财产权至今是待解决的问题;而女人获得选举权也不是什么久远的事,至于女人是否真正获得了担当公职的权利,只能说很可疑。更进一步说,即使父权制度满足最大的均等自由原则,很难看出它满足差异原则(对男人最为有利)和平等机会原则(职位与工作常只对男人开放)。

如果读者对罗尔斯这种根植于社会契约传统的理论不感冒,也许会想看看玛莎·纳斯鲍姆的「能力方法」(Capabilities Approach)。纳斯鲍姆主张,一个正义的社会必须至少实现「门槛」(Threshold) 线以上的以下十种能力(我使用我 在社会契约论理论有哪些优势及不足? 回答下的翻译):

1. 生命。能够活到正常长度生命的终点;不会早逝,或者活的生命长度短到根本不值得活。

2. 身体健康。能够有包括生殖健康在内的良好健康状况;能够有良好的营养;能够有充足的庇护之所。

3. 身体完整。能够自由地从一个地方迁移到另一个地方;能够被保护免遭暴力侵犯,包括性侵犯和家庭暴力;拥有满足性需求和生育的机会。

4. 感知、想象力和思想。能够感知、想象、思考和推理——以及能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包括但不限于识字、基本的数学和科学训练)的“真正的人”的一样做这些事。能够根据自己的决定将想象力和思想结合到经历与制作宗教、文学、音乐等作品和活动。能够以受表达自由(就政治和艺术演说而言)和宗教活动自由保证的方式运用自己的头脑。能够有愉快的经历,能够避免无益的痛苦。

5. 感情。能够对自我以外的事物和人产生喜爱;能够爱那些爱我们关心我们的人,能够在他们不在时感到心痛;一般来说,能够爱,能够心痛,能够感受渴望、感激以及合理的愤怒。不使恐惧或焦虑妨害一个人的情感发展。

6. 实践理性。能够形成一种“善”的观念,能够对一个人的人生计划作出批判性的反思。

7. 联系。

A. 能够与他人、向着他人生活,能够辨识和表达对他人的关心,能够参与各种形式的社会交往;能够想象他人的境况。

B. 有自尊和不羞辱的社会基础;能够被当做有尊严的、与他人具有同等价值的人对待。这需要在种族、性别、性取向、民族、种姓、宗教和族源上没有歧视。

8. 其他物种。能够在与动物、植物和大自然世界的联系和对它们的关心中生活。

9. 玩耍。能够笑,能够玩,能够享受消遣活动。

10. 对自身环境的掌控。

A. 政治意义上的。能够有效参与管理自己生活的政治决策;有政治参与、保护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权利。

B. 物质意义上的。能够拥有财产(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有与他人平等的财产权;有与他人平等的求职权;有免受无正当理由遭搜查和没收的权利。在工作中,有能力像一个人一样工作,即使用实践理性以及与同事建立互相承认的、有意义的关系。(Nussbaum 2006, 76–78��一些原文中放在括号里的注解在这里没有翻译)

在父权制度下,女人拥有以上多少能力?男人又拥有多少呢?


后注:(1) 在本文中,我没有专门区分「生理性别」(Sex) 和「社会性别」(Gender),因为对父权制度来说不存在这样的区分。

(2) 我很想在本文中讨论跨性别等性别「叛逆」者所遭遇到的系统性压迫,但我暂时不知道加到哪里比较好。

(3) 谢谢 @星团 邀请。


参考文献

Haslanger, Sally. 2000. "Gender and Race: (What) Are They? (What) Do We Want Them to Be?" Noûs 34 (1): 31–55. Reprinted in Haslanger (2012).

------. 2012. Resisting Reality: Social Construction and Social Critiqu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abeer, Naila and Luisa Natali. 2013. "Gender Equality and Economic Growth: Is there a Win-Win?" IDS Working Papers, 2013 (417): 1–58.

康德,2005,《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李秋零译,《康德著作全集》第4卷,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Nussbaum, Martha C. 2006. Frontiers of Justice: Disability, Nationality, Species Membership. Cambridge: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Rawls, John. 1999. A Theory of Justice: Revised Edition. Cambridge: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周保松,2003,〈经济不平等的道德基础──从两种自由主义的观点看〉,载于《二十一世纪》2003年2月刊,18–29页。cuhk.edu.hk/ics/21c/med

Young, Iris Marion. 1990. Justice and the Politics of Differenc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约翰·穆勒,2001,《论自由》,孟凡礼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版权说明

我将这篇回答设置为了禁止转载,但这并不是对转载的反对,而是由于这篇回答受众应该比较小众,所��会很好奇它可能会被用于何处,因而想要被单独告知。如果有相关使用意向,请直接戳我就好,不过请向我说明您或您的相关组织希望通过何种方式、在何处使用这篇回答,使用这篇回答的目的或意图,以及是否属于商业使用(需注意的是,间接盈利(如通过商业组织的微信公号推送)也属于商业使用);对于非商业使用,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一般都会同意的。

知乎为用户提供「保留所有权利,禁止转载」的选项。除非获得原作者的单独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标注了「禁止转载」的内容,否则均视为侵权。
——《知乎协议》